從身家近9百億到破產 他只花了700天!

出版時間:2018/08/02 06:08 7小時前 上傳下載附件 (87.76 KB)晨曦集團董事長邵仲毅一度身家近900億元,卻在短短不到2年就破產。翻攝騰訊網(調整內文)7月20日,山東省莒縣人民法院簽發了一份震驚業界的《民事裁定書(2018)魯1122破申2號》,內容顯示,晨曦集團現已資不抵債,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法院裁定對申請人的破產重整申請予以受理,而早在2年前,晨曦集團的董事長邵仲毅才以190億人民幣(約890億台幣)身家登上《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山東首富的寶座。 根據騰訊網報導,締造明星企業晨曦集團的邵仲毅,可說是一個籠罩著傳奇色彩的人。1994年,26歲的邵仲毅創辦沂蒙塑膠起家,2003年,莒縣國有企業改革,邵仲毅抓住機遇,一舉併購莒縣化肥廠,組建山東晨曦集團。2005年,與香港華聯國際合資跨足石化產業,其後建起魯東南最大石化基地。 2006年,邵仲毅重組當地瀕臨破產的植物油廠,憑藉著沿海區位優勢和靈活的決策,數年間,晨曦集團就躍升中國最大的大豆進口商,他也被稱為「大豆王」;2013年,晨曦集團營收飆升至751億人民幣(約3530億台幣),連續7年入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 然而2015年之後,晨曦集團由盛極一時轉入懸崖式崩盤,讓人始料未及。事實上,早在2012年晨曦集團最興盛時,邵仲毅就四處擴張,投資37億人民幣(約174億台幣)在莒縣興建十大建設項目,在陝西、江蘇、青島等地投資30多億人民幣(約141億台幣)的石化專案,依照邵仲毅規劃,預計3年內上述專案均能全部投產,屆時等於再造一個晨曦集團,銷售收入過千億人民幣。 然而就在這時,銀行卻翻了臉,據內部人士透露,晨曦四處建廠時,銀行一再抽貸,大量流動資金變成固定資產,許多在建項目因沒有後續投入,長期停滯無法開工,不僅無法賺錢,每年還要負擔大筆貸款利息。 2015年,邵仲毅在兩會記者面前大聲疾呼銀行不能再從實業抽血了,他表示,從2014年中開始,銀行陸續通過讓其提前還款、貸款到期後減少放貸額度等方式,突然抽走19億人民幣(約89億台幣)流動資金,總貸款數量減少1/3左右,當時還是山東省省長的郭樹清親自出面協調,才為晨曦集團爭取一線生機。邵仲毅直言,「銀行這種高速度抽血,讓我真的睡不著覺,最後的辦法就是縮減業務量。」 雖然外界會聯想,晨曦破產主要是死於銀行之手,但就在晨曦集團的另一項主營業務中,邵仲毅卻有截然不同的投機者形象。就在煉油業務遭遇資金抽血重創時,晨曦集團另一項大豆業務也遭遇寒冬,這次始作俑者正是邵仲毅自己。 外界對晨曦集團的「融資豆」業務始末眾說紛紜,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晨曦集團不僅是在做大豆進口貿易,更從事大豆貿易融資的投機套利! 以農產品作為融資項目,大豆並不是唯一的槓桿工具,還包括棉花、棕櫚油等,而大豆市場是中國開放最早的農產品市場之一,從2001年全面開放以來,中國一直大量進口大豆,是全世界最大的進口國,這也給一些大豆進口貿易商更多的套利空間。 所謂的套利捷徑就是,運用商業銀行為企業融資提供的信用證,企業可選擇在海外進行美元融資,再用於進口,貨物進口後將其轉賣,就可獲得相應的人民幣資金,在人民幣升值時期,這些進口貿易企業可從中獲得相應的利差和匯差,可觀的利差和匯差養肥了像山東晨曦這樣不以貿易為主要目的的進口貿易商。 更極端的案例出現在2013年至2014年人民幣升值期間。當時甚至有些企業徹底放棄主業,轉而把大豆進口作為融資工具,透過資本運作大舉低價拋售套現,而後再將這些現金投向高利借貸或房地產市場,利用信用證90天甚至180天免息期,賺取高額利息收入和人民幣升值匯兌收益。 不過,銀行在經歷2014年大豆進口商違約潮後,就開始嚴查貿易公司的信用證融資,並收緊信貸,晨曦集團的貿易模式遭遇致命打擊,隨之而來的人民幣貶值和大豆進口關稅的調整更是雪上加霜,讓其步履維艱,最終難逃破產命運。(財經中心/台北報導)發稿:00:06更新:06:08https://tw.finance.appledaily.com/realtime/20180802/1402639/

更多內容都在以下位置:
|GOOGLE排名|磷蝦油|維力康|網站排名|保健食品|關鍵字排名|葉黃素|神經滋養物質|智勝王|PPLS|健康食品|SEO|南極冰洋磷蝦油|蜂王乳|蜂王漿|超視王|芙婷寶|台灣綠蜂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