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聯社》調查:梵蒂岡長期忽視、掩飾修女性侵苦難

從好萊塢吹起的反性侵、性騷擾的「我也是受害者」運動席捲全球,現在世界各地有許多天主教會修女站出來,控訴自己遭性侵、性騷擾的經過。《美聯社》27日報導,修女慘遭性侵、性騷擾的案例遍及歐洲、非洲、亞洲、美洲,卻因為修女在教會中的次等位階、性別不平等,加上教會的封閉體制,使得這些案例長期被梵蒂岡忽視、掩飾,究竟世界上有多少修女遭到性侵、性騷擾,至今仍是個謎。智利、義大利、印度…… 各地修女遭遇教士性暴力對於許多受害的修女來說,她們常不願透露自己遭到性侵,因為她們擔心證詞不會被教會成員相信。隨著「我也是受害者」(#MeToo)運動興起,更多修女認識到,只要關係不對等,成人也可能成為受害者。近來不少修女決定挺身而出,智利數名住在小教堂的修女,決定在電視上公開她們遭教士與其他修女性侵,上級卻對此不聞不問的困境。無獨有偶,一位修女穿著整套長袍,緊握著玫瑰經念珠,向《美聯社》吐露2000年在義大利波隆納(Bologna)的大學遭到性騷擾的經驗。當時她向一名神父告解,對方突然站起來向她身上貼過去。雖然修女身型嬌小,但並不脆弱,她非常驚訝,站起來使盡全力將神父推回座椅。一年後,她又被另外一位神父性騷擾。她說:「這打開了我內心巨大的傷口。我假裝這事從未發生。」印度也有修女站出來控訴自己遭性侵。隸屬「耶穌傳教士會」(Missionaries of Jesus)的一名修女6月向警方報案,指控主教穆拉克(Franco Mulakkal)2014年5月在喀拉拉邦(Kerala)時首度性侵她,還在接下來2年內性侵她多達13次。穆拉克否認指控,還反控修女行為不檢,被親戚指控與其先生有性關係,經主教懲戒後心生不滿,捏造故事。非洲教士:修女是「較為安全的性伴侶」在非洲,修女遭教士性侵的案例早已為梵蒂岡所知。1994年修女歐多諾修(Maura O’Donohue)向梵蒂岡報告一項為期6年、涵蓋23國的調查。歐多諾修發現同一個教會的29位修女懷孕,更在報告中指出,非洲教士擔心從妓女或其他女性那裡感染HIV病毒,認為修女是「較為安全的性伴侶」。1998年,修女麥唐納(Marie McDonald)向梵蒂岡官員與神職領袖的秘密報告指出,非洲教士強暴修女的情況據稱很常見,一旦修女懷孕,教士還會要求她們墮胎。報告指出,這項問題在修女們前往羅馬進修時也存在,因為她們常常在撰寫論文時,尋求神學校學生或教士幫忙,有時提供性服務就是她們交換利益的方式。這些調查報告當時並未公開,直到2001年才經美國天主教媒體《國家天主教報導者》(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披露。《美聯社》指出,直到今天,梵蒂岡仍未對修女遭到性侵害、性騷擾的事件公開表態。修女的難題:申訴能否受到高層認真對待未獲授權發言的梵蒂岡官員向《美聯社》表示,目前教廷將重心放在保護兒童與青少年身上,然而那些易受傷害的成人,仍應得到同等的保護,「應該要鼓勵女性神職人員受到騷擾時反應,並且要鼓勵教士認真看待這些案件,確保有罪的教士受到懲罰。」儘管梵蒂岡官員聲稱應該保護女性神職人員,羅馬宗座額我略大學(Pontifical Gregorian University)兒童保護中心(Center for Child Protection)執行主任迪馬蘇爾(Karlijn Demasure)點出遭遇性侵、性騷擾的修女面臨最嚴峻的難題:申訴能否受到高層認真對待。因為教士永遠可以將過錯推給修女,說「是她想要的」。揭露教會內部不軌 教士反遭停職教會內部的封閉體系也有待改善,揭露教會內部不軌情事的教士,反而遭受處分。2013年,烏干達的穆薩拉(Anthony Musaala)教士向當地的天主教會發表公開信,指出當地教士與修女有多起性行為的案件,卻遭遇停職處分,直到今年5月,穆薩拉公開道歉,才獲準復職。烏干達總主教歐達馬(John Baptist Odama)還稱,針對個別教士無法證實的指控,不得用來批評整個教會,「個案就應該以個案來看待。」修女遭到侵犯的議題總算曝光,迪馬蘇爾表示:「要花那麼久的時間,才讓這項議題公開,我感到很難過,因為很久以前就已經有關於性侵、性騷擾修女的報告。我希望各界能對這項議題採取行動,照顧受害人,為這些性侵事件畫下句點。」分享收藏0分享

更多內容都在以下位置:
|南極冰洋磷蝦油|神經滋養物質|GOOGLE排名|蜂王漿|健康食品|關鍵字排名|SEO|蜂王乳|網站排名|維力康|磷蝦油|葉黃素|保健食品|芙婷寶|智勝王|PPLS|台灣綠蜂膠|超視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