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老二該哭OR該笑?唐納德傳統賽能反彈或應寬慰

1小時前 上傳下載附件 (65.02 KB)盧克-唐納德再戰傳統高球賽 這個星期是傳統高球賽的第50週年。阿諾-帕爾默1969年贏得了第一屆。盧克-唐納德那一年獲得第二名。  不,不是真的,那隻是一個小小的誇張。唐納德,現年40歲,5次在港市拿到亞軍,負於白賴仁(韋斯利-白賴仁,2017年)和白賴仁(白賴仁-蓋伊,2009年),布蘭登(布蘭登-格雷斯,2016年)和布蘭德(布蘭德-斯內德克爾,2011年)。  哦,2014年他的心還被馬特-庫查爾撕裂過一次。  “那屆比賽也許傷害最大,”唐納德星期三說,“庫奇沙坑擊球進洞,打出63,還是64杆,從很後邊追趕上來。”  你必須要深挖歷史才能在高爾夫之中找到像唐納德這樣在港市之中多次功虧一簣的異數。在那裡,每一個週年都是格子。過去35輪,他有32輪都在標準杆及以下。自從2009年以來,他獲得5個亞軍,2個季軍以及1個並列第15名,可是從未取得勝利。過去75年,只有兩個球員在同一場賽事中的亞軍數多過他。尼克勞斯7次在RBC加拿大公開賽獲得亞軍,Phil Mickelson6次在美國公開賽上獲得亞軍。  實際上,花夾克對於唐納德而言就像艾美獎對於蘇珊-盧琪(Susan Lucci),可是硬幣的另外一面是,再沒有另外一個地方,比彼特-戴設計的這座溫馨場地更適合他開始生涯逆轉了(他當前的聯邦杯(FedEx Cup)排名189位,世界排名196位)。你已經看到這個賽季菲爾-Phil Mickelson進入了冠軍圈子之中,另外還有Paul Casey、伊恩-保爾特以及加里-伍德蘭德(Gary Woodland)。  為什麼唐納德就不能呢?為什麼不是這裏呢?  “可以肯定,這裏是很好的一段衝刺,”他說,“除了勝利,我什麼都做到了。我猜想簡單的答案在於我適合這裏的打法。十分明顯,這裏的果嶺非常小,你很難上許多果嶺。你必須要在果嶺邊非常好,而這正是我技術的強項。  “這是一個需要心靈手巧的球場。你上果嶺並不總是打直球。我想這座球場需要一些想像力,一些創造力。再說一次,我一直憑藉這些聞名。”  唐納德2011年春季登上世界第一位,而到2012年年中,他上上下下,一共坐了56個星期。他四次代表歐洲參加萊德杯,總共5次在美巡賽上奪冠。  可是那一切瞧上去已經很遙遠了。  煩人的傷勢是其中一部分問題,唐納德去年11月份在RSM精英賽開球之前因為胸部疼痛入院。他放棄了那站比賽,進行了深度的檢查,結果顯示他並沒有犯心臟病。  “我想那是孩子所患腸胃感冒的餘孽,”他說。  另外一個重大挫折是他決定與長期教練帕特-格斯(Pat Goss,兩人已經復合)分道揚鑣。當年,作為西北大學的男子高爾夫球隊教練,帕特-格斯將唐納德招募到美國上大學。而在唐納德轉為職業球員之後,兩人的關係延續下來。可是2013年,唐納德開始與查克-曲克(Chuck Cook)合作。  在一年多之後,他回到了帕特-格斯身邊。  “動機是力圖讓我的一號木更直,多獲得一些距離,”唐納德說,“我想這將給我更大機會贏得大滿貫。可以肯定,查克的方法與我一直做的事情大相逕庭。13個月之後,他努力讓我做到的事情,我做不到。”  唐納德的低穀恰巧遇到了他前隊友,比如保爾特和亨利克-斯滕森的高峰。而他寄希望於他們的複蘇。如果他們能做到,唐納德對自己說,那麼他也能做到。正如唐納德在最近的Twitter中寫的,掙紮沒什麼錯,畢竟這是一個相對的概念。  坦率說,我們都像他那樣掙紮過。他的社交媒體之中包括了一些他本人打柏樹岬的照片;與基根-布拉德利、湯姆-布拉迪(Tom Brady)和邁克爾-喬丹一起玩高爾夫和籃球;同太太、三個孩子穿著《海洋奇緣》(Moana)主題的萬聖節服裝。  在年滿40歲之後,他在重新評估人生的重心嗎?好吧,是的。可是這並不代表著他會離開,全職打理他的紅酒品牌,又或者開始煮自己的紅茶菇。  “那些事情總是浮現於你的腦海,”唐納德說,“你有可能消失於陰影里。我見到了我許多同時代的球員經曆掙紮,低穀,在排名上下滑,然後重新歸來。這樣的球員以及經曆給了我一顆雄心,要做同樣的事情。”分享收藏0分享

更多內容都在以下位置:
|SEO|婦貴寶|PPLS|蜂王乳|超視王|健康食品|磷蝦油|神經滋養物質|智勝王|南極冰洋磷蝦油|葉黃素|台灣綠蜂膠|保健食品|芙婷寶|網站排名|關鍵字排名|蜂王漿|GOOGLE排名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