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控訴長期遭性騷 怒告總經理結果是這樣

13小時前 上傳下載附件 (248.73 KB)原任職某外商房地產公司副董事的何姓女子,自認長期遭林姓總經理肢體或言語性騷擾,2014年6月,林男還傳一則辦公室活春宮新聞聯結給她,並稱「我很持久!」女子去年忍無可忍申訴性騷擾,並提告求償100萬元,同時也控告周姓女同事曾批評她「憑美色坐高位」,陳姓男同事則曾在她面前尿尿,兩人都對她的人格權造成侵害,分別求償50萬元、10萬元,但台北地院審酌女子指控事實大多已超過提告求償的時限,因此判她敗訴。 何女提告指出,她自從2013年起就頻繁在上班時遭林男騷擾,對方會尾隨她再突然出現摸她臉頰,或者邀約她到辦公大樓樓下抽菸,藉機對她肢體觸碰,神態「邪惡猥褻」,並且常以言語騷擾說:「妳的身材很好喔,看起來不像生過一個小孩的媽媽」、「你身材很辣」、「你的身段很美」。 何女並控訴,2014年6月,林男無故用通訊軟體向她傳送一則國外的辦公室活春宮新聞聯結,她看了後只能尷尬稱讚林男傳遞訊息速度很快,沒想到林男的回應竟是:「我很持久!」 何女進一步指控,林男經常會私下邀約她出席社交聚會,但卻在聚會上要求她像酒女一樣替在場男性倒酒,讓她感覺深受侮辱,她於是在2015年底向台北市政府勞動局申訴性騷擾,同時提告請求林男賠償精神撫慰金100萬元,並要求他親筆書寫一封道歉信給她。 此外何女另指控同事周女經常當著其他同事的面大聲嚷嚷批評她:「因為年輕貌美,身材辣,客戶都喜歡,才能當超級業務員,年紀輕輕當副董事」;而同事陳男則是在2014年一場於仁愛路豪宅帝寶舉行的酒會上,失控在她面前脫下褲子露出生殖器對花圃小便。 何女認為,周女、陳男的言行都對她有性騷擾、侵害人格之嫌,分別求償50萬元、10萬元,並同樣請求寫道歉信向她道歉。 林男否認何女的性騷指控,他稱何女所指控的肢體、言語騷擾等,經他傳喚其他同事作證,同事們都說「不記得、沒看到」,且縱使這些事情屬實,也都是發生在2013至2014年間,林女2016年才提告,已超過損害賠償請求的2年時效,頂多只有傳簡訊說「我很持久」一事可以求償。 林男並認為,何女只是因為不滿被公司終止勞動契約,為了報復才會事隔多時才申訴提告,他認為這些虛構的指控已對他名譽造成重大侵害,他因此反訴請何女也賠他100萬元。至於周女、陳男也都否認何女指控,並指何女的指控都缺乏證據證明是事實。 法官認為,何女對林男的指控確實都已超過損賠請求的2年時效,只有傳簡訊一事可以求償,雖然何女並未提出簡訊內容,勞動局也因此認定性騷擾申訴不成立,不過林男有提供對話紀錄,當時何女收到訊息時,也有轉傳給其他同事看並稱自己很難過,此事經其他同事作證可以認定屬實。 但法官審酌對話紀錄顯示,何女在看到林男傳「我很持久」後,仍有回覆:「Better stop here. Have a good weekend.」(對話最好到此為止,祝周末愉快)。法官認為,何女的反應並未表現出心生畏怖、感受冒犯的情緒,可認林男的話語並未對何女人格造成太嚴重的侵害,因此判林男免賠。 另外陳男當何女的面尿尿雖確有其事,但發生於2014年3月,已超過2年的損害賠償提告時效期限;至於周女部分,法官認為在職場上,外貌、打扮或工作能力都是可受公評之事,既使周女酸言酸語,只要未到偏激不堪的程度,就不構成不法侵害,因此判周女、陳男也都免賠。 至於林男也向何女求償部分,法官考量何女申訴提告的動機是維護自身權益,並非單純出於惡意而無事生端、肆意汙衊、詆毀他人名譽及信用,就算林男出具自己被媒體描寫為陽光、健康形象的新聞報導,也不能證明何女有侵害其名譽,因此也駁回林男請求,雙方都敗訴,全案還可上訴。

更多內容都在以下位置:
|智勝王|磷蝦油|南極冰洋磷蝦油|SEO|健康食品|蜂王漿|婦貴寶|超視王|蜂王乳|葉黃素||PPLS|明亮寶|網站排名|關鍵字排名|保健食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