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尿感覺怪怪的」 她幫學長口愛後怒告性侵

本篇最後由 xxx111127 於 2017-10-17 04:28 編輯 「我應該是只要有碰到身體就會有記憶一段時間!」新北市一名女大生去年透過網路認識同校一名學長,某日兩人相約外出共進晚餐,晚餐後女大生至學長家中喝酒聊天,隔日清晨回家時竟在捷運上吐滿地,吐著吐著,才慢慢恢復意識想起當晚好像曾遭學長性侵,加上回宿舍尿尿時感覺怪怪的、痛痛的,令她更肯定學長一定有做什麼逾矩行為,憤而提告,但法官認為女大生記憶模糊、供詞又前後不一,下體疼痛是感染念珠菌所致,日前已宣判學長無罪。「他一直弄我,我很痛,我就一直尖叫,一直要把他推開……。」根據判決書指出,原告女大生去年透過社群網路認識同校一名學長,兩人4月中相約到新北市一間知名平價義大利麵館用餐,吃完後飯,學長邀女大生至家中喝酒聊天,女大生在偵查庭時供稱,酒過三巡後,學長見她意識逐漸不清,竟將她強壓在地意圖不軌,她覺得疼痛求饒,才會答應幫學長口交換得對方停手,沒想到最後還是被學長用手指、生殖器性侵。然而被告到庭後卻不停喊冤,直說學妹當天意識清楚,口交一事也是經過她同意,口交完後雙方就各自轉頭睡覺,沒有發生進一步性行為、當然也沒有性侵情節,女大生不甘被學長玷汙,審理期間,出示多家醫院與診所精神檢定與驗傷報告,希望證明她被性侵後精神狀況不穩定、失眠、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但法官詳閱報告後發現,各家醫院對於女大生的身心狀況評估結果不盡相同、並不一致。「我有朋友是住院醫師,他說我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滿嚴重的……我被性侵!」尤其北醫大精神科就診紀錄顯示,女大生看病前就已「先入為主」一口咬定自己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偏偏醫生找不出任何相關跡象,最後只能在檢定報告寫上她罹患「非特定的焦慮症」,另外女大生當天宣稱自己已失眠5星期,後來去三總就醫時又完全不提失眠一事,令法官不禁懷疑事實真相為何?為了釐清爭議,法院傳來一名精神科醫師擔任專業證人,這名醫師強調,一般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都是「先憂慮、後失眠」,但女大生在赴會當晚前就有失眠4週的紀錄,法官從時間回推,研判女大生失眠是因為與男友分手,跟當天學長所做所為沒有直接關聯,「她是收到驗傷報告後才變得瘋瘋癲癲……。」女大生友人出庭做證時也透露,女大生收到報告後四處與朋友說自己一定是遭異物強制侵入,下體才會留下如此嚴重撕裂傷,但弔詭的是……,驗傷報告根本沒有提到這一點!去年4月案發兩天後,女大生到醫院驗傷準備提告,結果顯示她的處女膜完整、陰部毫無外傷,只有會陰部有0.5公分的撕裂傷,檢方雖然在女大生的內褲底層找到男女混合DNA,但在女大生的陰道口卻驗不出丁點男性DNA反應,至於她不斷聲稱的「尿尿很痛」,最後經婦產科醫生檢驗確定是「因為其他疾病」感染念珠菌陰道發炎所致、跟性侵無關。「可能有發生什麼,我記得我一直說不行,學長好像有對我怎樣吧?」法官當庭質疑,女大生在案發39天後接受檢察官訊問時,曾多次說身體記憶與大腦記憶有衝突,自己其實也不是很確定當天發生何事,結果案發449天上法庭時卻什麼都想起來了,包括學長說過什麼話、做過什麼事都能鉅細靡遺重述,不排除她是因為時間拉長,不停自我暗示「腦補」過度才編出這些情節。法官強調,刑事訴訟法第154 條第2項明文規定,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必須要有積極證據證明,也就是所謂的「罪證有疑,利於被告」法則,本案原告先說不清楚發生何事,僅憑尿尿下體痛就告人性侵,後來又不斷更改供詞,提出的諸多證據不但不能證明被告有罪,反而突顯原告說詞矛盾之處,自當判決被告無罪,還他一個清白。本案仍可上訴。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 … l/20171016/1223488/

更多內容都在以下位置:
|青春元素|保健食品|蜂王漿|智勝王|力雪達|蝦紅素|健康食品|蜂王乳|PPLS|膠股力|膠骨力|地龍粉|芙婷寶|南極寶|磷蝦油|血栓溶解酵素|蝦青素|蚯蚓粉|地龍酵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