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5月大遭火吻臉留傷疤 淚謝媽媽「救我一命」沒放棄

>她5月大遭火吻臉留傷疤 淚謝媽媽「救我一命」沒放棄中央社2017/05/2816:34:00友善列印A-AA+//www.youtube.com/embed/影音訂閱:三立財經三立新聞網32歲淑妍小時候嚴重燙傷,臉部有疤、右手手指全切除,上學時被笑「螃蟹手」,連媽媽都遭閒言閒語。走過歧視路,淑妍感謝媽媽當初救她一命,「沒有媽媽,沒有現在的我」。▲圖/中央社出生才5個月大,淑妍就因娃娃床起火,身體右半邊遭火吻,不僅臉部明顯有疤,右耳缺損,一部分頭皮也遭燒傷,沒辦法長出頭髮,右手也嚴重受傷,手指只能全部切除,本來是指頭的地方只剩一團肉球。淑妍說,醫生為了讓「圓手」發揮更多功能,建議略做切割成一半,起碼有縫隙可以夾東西,「外觀看起來就很像螃蟹的大螯」,外觀的「不平凡」也讓她的就學路飽受歧視和戲弄。「國中時同學會笑我外星人、螃蟹手」,淑妍回憶,有些同學還會把她當成奇怪的東西,只要碰到她,就會發出鼓譟,「好像我身上有什麼不能摸到的東西一樣」。淑妍猜想,可能是同學不知道怎麼跟「不一樣的她」互動,才會用戲耍的方式應對。她用同理心去面對歧視,只有在被言語欺負得很厲害時,才跟年長的姊姊訴苦,讓姊姊幫她出頭。不只是同學的取笑,更讓淑妍難過的,是旁人對媽媽的指指點點。淑妍說,因為很小的時候就燙傷,去醫院時,會有不認識的人指責媽媽,「怎麼這麼狠,把小孩顧成這樣」?淑妍也說,她是金門人,當地的資源比較不足,媽媽為了她的治療,在她4、5歲送她到台灣的陽光基金會長住數年,接受治療、復健,讓她知道雖然身體有傷,生活起居也要靠自己,學習擰毛巾、洗碗、擦桌子,用其他肢體完成動作。「我很感謝媽媽當初選擇救我」,淑妍說,一開始外婆曾問過媽媽,孩子受傷了,不知道救不救的起來,就算救起來,也可能失明、很難照顧;但媽媽當時堅持,不論怎樣都要救,「如果不是媽媽,也不會有現在的我」。淑妍在高中時,接受移植手術,將腳趾接到右手。大拇指的移植非常成功,但第二、第三指則不太順利,雖有外型,但功能不健全且有局部壞死,淑妍也為此多次進去手術房,讓媽媽非常心疼。「後來我和媽媽抱在一起大哭一場,接受了命運」,淑妍還說,可能是自己「太貪心」,重建了一指不夠,還想更多。但結果如此,就順其自然。功能健全的大拇指,讓她可以用筷子、用吸管,可做更細部的工作,更可以順利催摩托車油門,行動不求人。走過重建之路,淑妍說,受傷是既定事實,沒辦法改變,「只能接受、面對、處理,其實沒有想像中難」。樂觀很重要,「既然生活還是要過,如果是開心的生活、跟傷心的生活,選擇開心不是比較好嗎?」現有穩定工作的淑妍,利用空閒時間學彩妝;她說,曾有機會幫一些弱勢孩子化妝,孩子很天真、無邪要求要修眉毛、裝假睫毛,他們臉上綻出幸福的笑容,「我很喜歡給別人幸福的感覺」,未來希望可以成為彩妝師,揮動刷具,施自信的魔法。上一頁下一頁

更多延伸閱讀:|芙婷寶|力雪達|地龍粉|PPLS|南極寶|智勝王|地龍酵素|蚯蚓粉|血栓溶解酵素|磷蝦油|蜂王漿|膠股力|蜂王乳|膠骨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