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只懂法律的人生太單調!法官這樣做「發現新天地」

>新新聞/只懂法律的人生太單調!法官這樣做「發現新天地」2017/05/2517:03:00文/新新聞 侯柏青有句英文諺語「Fromthecradletothegrave」(從搖籃到墳墓),這句話很適合用來形容,一個人從生到死,很難與家事法律脫鉤,單身者可能遇上繼承或遺產問題,夫妻也可能打離婚,甚至衍生小孩監護權或保護令的訴訟。「我接辦的不只是家事案件,而是一個又一個家庭的故事。」家事律師楊晴翔如此說道。「媽媽愛拍照,爸爸很愛音樂,我就讀建國中學時,也許骨子裡就有著喜愛藝文的DNA,本想從事新聞或外文工作。」39歲的楊晴翔回想,大學聯考時考上第一志願「台大法律」,他在父母的鼓勵下去念了,夢想一夕改變。▲轉任律師的楊晴翔工作雖然緊湊,仍擠出時間重拾吉他等興趣。(攝影/新新聞郭晉瑋)骨子裡流動的文青魂「法律系的課業超重,當年我在圖書館從早蹲到晚,壓力超大!」但是他無疑是「人生勝利組」,台大畢業應屆考上法官,分發到桃園地院,之後取得中原大學法律所碩士,又赴美拿下哥倫比亞大學法律所碩士。但「只懂法律的人生太單調」,他當法官之後,開始探索自己的興趣,在開庭、寫判決之餘,嘗試著攝影等藝文活動,還在網路上開設部落格,默默書寫一系列關於旅遊、攝影的文章,滿足骨子裡的「文青魂」。將近10年的法官生涯過去,他想換個角度看不同的世界風景,轉任律師的念頭逐漸萌芽。真正改變他的契機,是從調派到法官調派志願不高的冷衙門「家事庭」開始,他因此發現了一片新天地。家事法官相當忙碌,每個月分到90件案子,也就是說每個月得結90件案子才能「收支平衡」,保護令的爭議還算單純,遺產分割、離婚等案件相當複雜,還得不時出差辦理監護宣告等。而最常令他天人交戰的,就是未成年子女的親權之爭,但忙歸忙,卻獲得不可思議的成就感,「每次有當事人走出法庭時,笑著跟我說謝謝,那個回饋很直接。」〈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577期〉上一頁下一頁

更多延伸閱讀:|地龍酵素|蜂王乳|血栓溶解酵素|膠股力|磷蝦油|膠骨力|蜂王漿|蚯蚓粉|智勝王|青春元素|南極寶|力雪達|芙婷寶|PPL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