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辛國防自主路 「國機國造」軍民合作再創產業升級

>艱辛國防自主路 「國機國造」軍民合作再創產業升級2017/05/1719:13:00記者謝孟哲、田仁翔、李政道/採訪報導台灣造飛機的夢一直沒停過,蔡總統上任後再推「國機國造」計畫,也讓航太工業兩大巨頭再度動起來,不只滿足空軍需求,軍民合作組成航太聯盟也帶動經濟,要將產業推向國際。AT3在天空炸出花朵,3機正倒飛尾隨滾,獨步全世界。媲美F16戰機的IDF9G小轉彎,讓外界驚呼連連,AT3和IDF都是國人驕傲。1970年代環境艱困台灣航缺乏外援,國機國造製造出AT3和IDF戰機後,空軍用軍購取代國防自主,軍機製造停滯近20年。▲AT3在天空炸出花朵,是國人驕傲。記者謝孟哲:「國人自製的第一架IDF原型機在民國77年出廠,從量產結束至今已18年,終於再次承接國機國造任務,站在IDF基礎上要讓下一代高教機翱翔天空。」細心安裝每一個飛機零件,全程手工仔細檢查,漢翔從戰機改做民航機,讓技術得以延續,留下餘火。波音和空中巴士都是漢翔客戶,從噴射機尾翼、機門或是客機環狀機身,號稱每10架客機就有9架有漢翔製造的蹤影。」▲漢翔從戰機改做民航機,波音和空中巴士都是漢翔客戶。漢翔董事長廖榮鑫:「做這個IDF計劃的工程師,目前開始慢慢年紀漸長,這個時候我們必須要有一個機會,讓所有的人才繼續傳承下去,那個時候(造IDF)全世界只有我們是第7個國家,可以做全機設計系統整合的。」中山科學研究院副院長馬萬鈞:「高教機自研自製過程當中,我們就開始做一個苗圃,去培育我們國內的系統界平行研發自製的能力,中科院會出來做這個規劃和領頭的工作。」國機國造計畫讓航太工業兩大巨頭動起來,AT3教練機1980年出廠,現在已經37歲,以飛機來說年齡不算最老,但不論速度還是性能,換再多零件都無法跟上,2017年是AT3延壽後最後期限,訓練用的F5戰機只能勉強延壽到2028年,培訓飛行員最重要的兩種飛機,除役迫在眉睫,時間是漢翔和中科院最大壓力。站在IDF戰機的基礎上,新高教機XAT5漆上國鳥藍鵲塗裝,外型跟IDF幾乎一模一樣,是改良縮小版,但單靠漢翔跟中科院兩家航太國家隊還不夠,還得靠民間廠商強力支援。▲XAT5漆上國鳥藍鵲塗裝,是IDF戰機的改良版本,外型跟IDF幾乎一模一樣。工具機運轉從沒停過,裡頭的環狀機夾得鑽出280個孔洞,精密加工的鑽洞誤差得小於一根頭髮的直徑,否則5萬美元零件就得報廢;環狀機夾就是飛機的心臟引擎外殼,加工切割關乎飛機燃料能不能壓縮噴進引擎的關鍵。▲國機國造還需要民間廠商的強力支援。千附實業總經理賴志明:「(CFM56引擎)全球的數量大概是每年1500到1700顆,我們跟漢翔一起結合,在壓縮段這部分的前機匣和後機匣,我們一年大概可以出700多顆,所以占整個全球的需量大概超過4成5。」686億元高教機計畫是第一步,後續關聯效益高達2000億元,蔡英文政府的國機國造計畫不單只是滿足空軍需求,軍民合作組成航太聯盟帶動經濟並將產業推向國際,回首來時路,台灣造飛機的夢曾經走的曲折。▲國機國造的後續關聯效益高達2000億元。時任IDF計畫航電工程師林南助:「當首飛升空成功的那一剎那,以及成功返回的時候,幾乎所有的成員,那個眼淚都快要掉下來了,當時所有緊張的情境,以及對首飛的壓力,在那一瞬間全部都化解。」▲當年IDF的升空,讓不少工程師都相當感動。已故IDF之父華錫鈞上將:「當年參加(IDF製造)的人員所遭遇的困難,遠比先進國家研製同等飛機為多,1996年總統選舉前,中共在海峽軍事演習,對我造成莫大的威脅,當時我方僅有經國號可升空對抗中共的SU-27。」▲華錫鈞上將是IDF戰機之父,過世前仍心繫新型高教機發展。華錫鈞上將是IDF戰機之父,參與AT3和IDF研發計畫,直到過世前仍心繫新型高教機發展,他的同袍IDF試飛員伍克振將軍當年為了取得完整試飛數據,堅持到墜機前一刻才跳傘,不幸殉職。國機國造曾付出血與淚的代價,台灣航太之路現在踏在前人厚實肩膀上,將飛往下一個世代。(整理:實習編輯林奇樺)上一頁下一頁

更多延伸閱讀:|蜂王漿|青春元素|芙婷寶|地龍粉|南極寶|蚯蚓粉|膠骨力|血栓溶解酵素|蜂王乳|磷蝦油|膠股力|地龍酵素|力雪達|智勝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